修行直从忏悔观心做起

修行直从忏悔观心做起

──讲于药师礼忏法会

作者:超定


罪性本空由心造 心若灭时罪亦亡

心亡罪灭两俱空 是则名为真忏悔


  礼佛拜忏,以消除业障,增长福慧,成为中国佛教徒修行的重要法门。古德开示:“念佛一句,福增无量;礼佛一拜,罪灭河沙。”于是音声佛事的易行道,也就在佛教界普遍流行了。念佛、礼佛、诵经、拜忏,不但是佛弟子个人的修持日课,同时也是推广佛法,普度众生的异方便。依大乘经说:“阎浮众生,举心动念,无非是罪。”(地藏经)无始生死以来,“作诸恶业,无量无边。若此恶业有体相者,尽虚空界不能容受。”(华严经)如此比天文数字还可怕的罪业,为何礼佛忏悔而能消灭?或可解说为:佛力无边、神通广大、众生的至诚,心力不思议。在感应道交中,故能灭尽无量恒河沙数的一切恶业。基于信愿一门,不妨作如是说。但依理智的缘起性空观,上引的“真忏悔”偈,颇能适切地阐明其中的微言大义。

  “诸法因缘生,诸法因缘灭,我师大沙门,常作如是说”这是阿说示比丘答覆舍利弗的缘起偈。龙榭菩萨加以縯绎推论言:“未曾有一法,不从因缘生,是故一切法,无不是空者。”罪业,属因缘法之一,它不是独存、常恒、实有之法;既是从因缘所生,也会从因缘的改变而归于磨灭。业,有黑白、善恶、染淨等差别,这些都是有为法,有生灭变异,不断地在本无今有,已有还无的迁移中。正因为是因缘无常,所以无论如何多大的罪业,只要修学灭罪法,终归于无何有之乡。

  “罪性本空”因何而有?在这人间世,有“恶相恶梦,诸不吉祥相”、“恶病连年”、“冬瘟夏疫、毒疠伤寒”、“水火盗贼、刀兵危险”、“狮子虎狼、毒蛇恶蝎、蜈蚣蚰蜒”、“生老病死、忧愁苦恼”等等苦报,这些都是因众生所造的恶业而招感。罪业的由来,如偈云“由心造”;完整的说,“从身语意之所生”。以内心的贪嗔痴三毒,发动身语,造作杀生、偷盗、邪淫、两舌、恶口、妄言、绮语的行为。三业,以心为主体,身语的善恶,决定权在于心。如法句偈言:“诸法意先导,意主意造作,若以染污意(清淨意),或语或行业,是则苦(乐)随彼,如影不离形。”世尊遗教经,令调伏六根时也说:“此五根者,心为其主,是故汝等当好制心。”心淨则行淨,心秽则行秽;以心与烦恼相应,才造成有漏的善恶诸业;依有漏业力的驱使,众生沉沦于苦海。反之,烦恼心灭,罪业失去凭藉,故也随之而灭。“心亡罪灭两俱空”,罪业与心,都非自性实有,心无自性,罪无自性,无自性是谓空;性空故能缘起,以缘起故有生有灭。体证缘起的寂灭,不但所造的罪业灭,能造的心也同归于灭。这样的礼佛忏悔,才是礼真佛,悟入实相的真忏悔。

  再引用一偈:“一切业障海,皆从妄想生。若欲忏悔者,端坐念实相:众罪如霜露,慧日能消除。”学佛修行,如何从简易的礼佛、念佛而见佛、成佛;由事相的作法忏、取相忏,而深入理忏、无生忏、实相忏;不再停滞于“妄念成生灭”的生死流转,而导归于“真如不变迁”的还灭境界?这是我人修学佛法,发愿尽形寿,乃至生生世世所趋向的终极目标。

礼佛忏悔文

  忏悔法门,在佛陀时代,主要是因持戒的问题而衍生出来。为了僧团的和合、清淨、安乐、以负起正法久住的神圣使命,大家务必秉承戒和同遵的原则而共住,由受戒而持戒,便成为健全僧团的必要条件。但在龙蛇溷杂,良莠不齐的团体里,那些积习难返的恶性比丘,如何调治使他们在破戒后恢复清淨?“忏悔则清淨,清淨得安乐”。经过在大众中髮露,真诚悔过,即可继续在僧团中修行。当时所忏悔的罪业是限于现前所犯的“遮戒”,不同于大乘佛教所说的忏悔无始以来,一切烦恼障、业障、报障。今且举祖师大德编制的忏悔文,以见其含义的深广。如云:“弟子众等,普为四恩三有,及法界一切众生,悉愿断除三障,皈命忏悔。”这是出发于菩提心,不只是为自己求忏悔,而是为“四恩三有,及法界一切众生。”所愿消除的,不限于现世及来生的苦报障,而且把能招感苦果的业障,乃至发业润生的烦恼障,也一一断除。大乘佛教称名念佛,诵经礼忏的方便,被赞为简易而殊胜法门,理由在此。大众礼忏共修之时,胡跪合掌,至诚恳切,心念口言:“我与众生,无始来今,由爱见故,内计我人,外因恶友,不随喜他,一毫之善。惟遍三业,广作众罪。事虽不广,噁心遍佈,昼夜相续,无有间断。覆讳过失,不欲人知,不畏恶道,无惭无愧,拨无因果。如斯罪障,未经忏悔。”这段文字,陈述罪障兴起的因缘,根源于无始以来,俱生起的爱见烦恼。以自我为中心,有我无人,自是非他,为满足一己的私欲,做出伤天害理的罪行。再加上邪师恶友,薰染而成分别起的烦恼;内因外缘,恶性循环,向下沉沦,愈陷愈深,无以自拔。身业不善、口业不善、意业不善,贪欲、嗔恚、愚痴故。修行即为淨化三毒,使三业清淨。以三昧对治贪欲,转无明为般若,化嗔恚为慈悲。三善根增长,摄众善法回向于无上菩提。

  凡夫的通病:“不随喜他,一毫之善”。基于爱见故,滋生无边烦恼。对他人的成就,如财富、名位、学问、道德等,嫉火如焚,于是千方百计,用种种不法手段障碍破坏。这是功利社会常见的现象,个人的苦恼,社会的不安,由此而来。凡夫造业,旧病未愈,新病又起,新愁旧恨,层出不穷,问题在于“噁心遍佈,昼夜相续,无有间断。”愚痴众生,由迷入迷,不觉不知,其心其行,皆本其习以成性的噁心而起恶行。日积月累,念念增长,从未间断过。“覆讳过失,不欲人知”即忏悔之反面。殊不知隐藏自己所作罪行,仅能欺骗世人于一时,不能蒙蔽社会于永久。惟有坦诚髮露,改过自新,才能心安理得做个快乐的人。众生因邪见故,不信因果,不怕堕落恶道。于所作罪障,死不认错;这种不知悔改之徒,乃是无惭愧之人。佛说:“有愧之人,则有善法;若无愧者,与诸禽兽无相异也。”人与禽兽之间的区分,在于有无惭愧心;有惭愧者,知崇重贤善,轻拒暴恶,于已犯过失,能切实忏悔。

  以上忏文自陈过咎,反省既往,接着针对病症,改过迁善:“我于今日,对十方佛,药师如来,深信因果。生重惭愧,生大怖畏,髮露忏悔,断相续心。发菩提心,断恶修善,勤策三业,翻昔重过,随喜凡圣,一毫之善。”古德开示修行之要在一“转”字,所谓“转熟成生”,“转生成熟”。于久习成性的爱见慢无明,有漏诸业因,运用如来所说缘起正法,修中道正观以对治,如三学八圣道,止恶行善,转染成淨,离惑证真。

  最后祈愿:“念药师佛(或其他佛菩萨),有大愿力,能救拔我,出二死海,置三德岸。”因为祖师慈悲,编制忏本主要为信增上的广大徒众,修德进业,灭罪兴福之方便。拜药师忏,祈求药师佛;修其他忏法,即依其主尊不同,如大悲忏主为观音菩萨,地藏忏主为地藏菩萨。对忏主致以志心皈命礼,祈求佛力加被,慈悲摄受,不但解除三途苦因苦果,不再堕落恶道,而且从人天道上步步向前,出离三界内的分段生死和界外的变异生死;也即不仅成就二乘的声闻圣果,进而圆满菩提,具足佛陀果德──般若、法身、解脱(或断德、智德、恩德)──三德二利,究竟成佛。

心病还从心药医

  古德云;“佛说一切法,为治一切心;若无一切心,即无一切法。”依色心的缘起言,有情世间、器世间、五蕴世间、宇宙万有的存在,不是单一的心灵而已,而是色心相待的依存关係。如蕴、处、界三科,色心不离,只是偏重的不同。不过站在佛法修持的角度看,显然心为其主导,所谓“五欲妙境非真欲,真欲为人分别贪。”若以杜塞聪明,不见色闻声为修行,则五根损坏者,或植物人岂不成为大修行者?如何于根、境、识三和生触,不因违顺境的可意与否,而起贪嗔痴烦恼,做到八风吹不动的境界,才是修行的真功夫。八正道行以正见为首,正定为终。如缺乏正见、正志,则无此下的正语、正业、乃至正念、正定。故此,佛说一切法门,为对治一切烦恼(心病);若众生病癒,没有烦恼存在,则不须服用法药。

  依忏文说,众生的病是什麽?“贪嗔嫉妒之病,憍慢自傲之病,不识善恶之病,不信罪福之病,不孝五逆之病,破辱三宝之病,不修斋戒之病,破犯尸罗之病,自赞毁他之病,贪得无厌之病,迷声逐色之病,贪香爱触之病,信邪倒见之病,耽淫嗜酒放逸无度之病……。”这是略举世间普遍的病例,唤起世人的警觉,生理的疾病,违害健康,丧身害命,人人知道求医服药;而心理的病,烦恼造业,毁灭法身慧命,生生世世受苦无穷,为何不肯接受佛陀的灵丹妙药?“有大医王,应病设药,所谓慈悲喜舍是药,忍辱柔和是药,正信三宝是药,勤修福慧是药,六波罗蜜是药,饱餐甘露是药,贪求法味是药,修真养性是药,返本还元是药,有过能改是药,善巧方便是药,不动声色是药,清心断欲是药。”由此可见,忏悔法门,其内容可深可浅,浅者见浅,深者见深。如念佛法门,通俗的称名念佛,种下未来往生淨土,见佛闻法,得度的因缘。如能以此简易的称名为方便,进而观想念佛、唯心念佛,达到实相念佛,则法法相通,圆融无碍;若然,则念佛忏悔,念佛见佛,念佛成佛,不再是徒托空言了。

究竟菩提 归无所得

  彻底灭罪的忏悔法是实相忏,作法忏与取相忏乃实相忏的前方便;惟有通达一切法空,悟入诸法实相,才能把无始以来恒河沙数的业障灭尽无馀。业力是感受生死苦果的因缘,而业则由无明贪爱的烦恼而造作。从根源说无明与爱,才是世间的苦本。如没有烦恼,即无生死业;既造的业因,若无烦恼为缘,如种子不得水份滋润,则不会由因结果。所以在修行的着力点,降伏烦恼,断尽无明贪爱,无疑是从流转迈向还灭的捷径。

  般若心经说:“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”众生苦恼无量,原因在于无明,以不知缘起如幻,认假当真,处处执着,苦不堪言。解决之道:转无明为般若,依般若通达诸法空相(蕴、处、界、缘起、四谛皆空),当下解脱自在。(“度一切苦厄”) 

  药师忏法,原为一般缁素共修的法本,文字通俗易解,依文起观,唱颂佛号,颇能启发道心,令人离恶修善,改邪归正,由浅入深,导归觉岸。今请审察其深义。在忏文略举何者是病,何者是药之后言;“若据一乘实相而言,则何增何减,何垢何淨,何善何恶,何罪何福,何病何药?观昔方便,如梦中人,梦身患病,求医服药而后除愈,及其梦醒,则悟本来无病;无病亦无,而况医药。故众生之病同一幻病,如来之药同一幻药。故知如来说法,一相一味。所谓解脱相,离相,灭相;究竟涅槃,终归于空。”

  金刚般若经说:“知我说法,如筏喻者,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。”古德解释;“过河须用筏,到岸不须舟”。众生的病如幻,如来的药也是如幻;心病既除,法药无用。生死如幻如化,涅槃如幻如化,若有一法胜于涅槃,也是如幻如化。

  行者依法礼佛忏悔已,“应生无垢浊心,无怒害心,于一切有情起利益安乐,慈悲喜舍,平等之心。于是敛念正观,不断结使,不住使海,观一切法空如实相。”佛法以慈悲为本,依慈悲心起利他行,而成就福德。然慈悲不离智慧,依智慧引导慈悲,悲智双运,乃成具眼两足尊。智慧的进修,不离缘起幻有和自性空寂的二谛观,即缘起而观性空,性空而不碍缘起,洞达二谛无碍,事理圆融。菩萨“观一切法空如实相”故,能做到“不断结使,不住使海”,超越凡夫行,又不落二乘行;以中道正观,了烦恼结使如幻,如幻故无可取无可舍,于生死中得大自在。

  忏文解释:“云何名观一切法空?行者谛观现在一心、妄心随所缘起。”于三世、内外等处,“求心毕竟不可得,如梦如幻,无名无相。”达到能所双亡、罪福性空的“大忏悔”,“破坏心识忏悔”,也即是“端坐念实相”、“心亡罪灭两俱空”的真忏悔义。

  佛法的修学,要在信智合一、解行相应,足目双成乃能到达彼岸。礼佛拜忏原为入道之初基,引导信行人渐次深入法海。如菩萨道三要:信愿、慈悲与智慧,如鼎之三足缺一不可。学佛从信入手,一旦信心进修完成,达到四证信,也即是信智一如,慧眼具足了。




内容添加日期:2014-12-31

精进念佛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43211号-1
Copyright © fotuo99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