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道轮回示极苦

所谓天人者 即非天人


  是名天人 所以


  你成了天人


  是善 是恶 是升 是沉


  是六道的轮转不停


  不是天 不是人


  不是修罗 不是饿鬼


  不是畜生 不是地狱


  所以能开始 轮回的游戏


  这极苦 不好玩


  切莫沉迷


  本来乌有


  那还解脱个什么?


  无无明 亦无无明尽


  谢谢你的消息


  一日,莲华生大士来到了桑耶寺的殿顶上,他向赞普说道:“赞普!你到我的跟前安坐吧!如果有任何的疑难,你现在可以问我,在了悟这些疑问之前,请你安坐在我的身边。你要一心一意如实地皈信我莲华生,如果我不能够祜护西藏的君民们,我就不是莲华生了。心中衷心的话语总是难以让人相信,但是我必须如实地宣说,不能省略去任何的要语,这是违背佛法的。


  “我现在要忠告所有的君民们!应该恒时地敬信上师,趁着年轻的时候,努力精进地修学佛法。因为年迈的时候,由于年老体衰,要努力修行都来不及了。所以,现在正是我们如实修行的时候。如果心中的妄念增多,应当如实地依止内心,该从我们的心中来寻找我们的教诲师堪布,我们不要一心执着于取舍分别。


  “所有君民们!你们应当分清楚真实与是非,我们不要害怕烦恼,烦恼是我们增进智慧的资粮。烦恼一旦穷尽了,也就没有什么法门可修了。


  “倘若我们没有慈悲心的话,佛法的根本也就腐烂了。我们应该经常思维轮回的痛苦,修法的事情,切莫延迟,专心致力于修行,信仰佛法。这样子,真实幸福的生命才能示现,才能圆满完成。修学佛法的人,莫对别人抱怨,应当奋斗不懈,殷勤精进,这是千秋大业,切莫轻慢。


  “我们如果每年请求灌顶与加持,那么经过百岁之后,就可以灌顶一百次了。这样子,我们可以自在的转世到各地方去。甚至说,假如我们将转世到畜牲群中,也必定成为畜牲之王。


  “我们必须珍惜现存的宝贵生命来修习佛法,因为对衣服讲经是没有用的。若是身心分离之后,为灵牌灌顶那就太迟了。我们的神识在中阴身的时候,宛如一只蠢笨的狗一般盲目地游走,要将他送至善趣,实在是十分困难的。我们深染无形习气的幻身遇到某些因缘时,能去哪里就不知道了,所以我们必须发愿努力地修持佛法。


  “西藏的太阳就快下山了,君民们!必须对此生起清净的决心。对于有信心的人而言,莲华生从未曾远离,我依然在你的左右。莲华生就睡在信众的门口,永远没有离开。但是,就宛如对气数尽了的病人,医生也难以救治;我们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,我们的一生就这样消耗了;瞎眼的人在作垂死的挣扎,尽管是后悔也太迟了,而罪孽的接待者已在前面恭候着,这时要哭泣也无济于事了。懂得世间的过失,就应努力地修学佛法。


  “君民们!我莲华生就要去西南的猫牛洲,我要走是无法留住的。就如同衣服烂了,并不能变成新衣服;如同水渠里的水已经干涸,这些都是缘尽的表示。现在,我在西藏的因缘已经了结,暂告一个段落,即将起程前去教化罗刹国,去调伏罗刹鬼众们,使他们也能够远离恶趣,而信证解脱,你们都应当高兴喜欢啊!对不对?赞普!”


  这时,牟德赞普为莲华生大士即将远赴罗刹国,而献上了黄金等各种珍宝,并用很多的马、骡、牛来驮运。并派遣一百名勇敢的骑士作护卫先到芒域贡塘,作为前锋,撑起牛毛和彩色的帐篷,并设置炉灶,备好饮食来恭候莲华生大士的到来。


  牟尼赞普在猴年猴月十日时,为骏马准备了降香马鞍、松耳石的笼头,还有金嚼子,迎请莲华生大士骑上这匹宝马。


  在桑耶苏卡尔林的草坪上,牟尼赞普与人民大众,都前来为莲华生大士送行。


  莲华生大士下了马,坐在石制的佛塔前,接受西藏君民临别的赠礼,并且赐与加持。


  这时,牟尼赞普说道:“大士就要离开西藏,我们心里都十分难过,但我们将坚信地向您祈愿。虽然,释迦牟尼佛未曾来到西藏的雪域,但大士您却慈悲地来到西藏。西藏的上师是您莲华生大士啊!西藏的本尊依怙是观世音菩萨,而伟大的上师是您,请你再为大众宣说让我们远离苦趣、永护吉祥的佛法。”


  牟尼赞普就向莲华生大士献上黄金与曼荼罗,同时向他致上最深的顶礼。


  这时莲华生大士说道:


  “大王!你放心吧!现在和未来的众生,如果有向我莲华生祈愿的人,都将受到我的护佑圆满众愿。但是,你们同时也要切记:不要为虚妄的人间凡事与世间事业执着,要为自己未来的生生世世的利益,努力地修习佛法。因缘果报是历历不昧的,不善的罪业,会让我们堕入三恶趣;做善事则能使我们往生善趣。事实上,在我们成佛之前,没有一个处所是安乐的。所以,现在我们应该了解六道轮回诸趣的痛苦,进而生起厌离的决心。


  “三恶道中的地狱道是诸苦之极,所以我们当深切了解地狱的苦痛,不能让我们自己活在痛苦的地狱当中。


  “地狱是六道的极苦之处,又称为地狱道、地狱趣、地狱有、地狱界。一般有下列的分类:第一类八大地狱,又称为八热地狱,八大热地狱,即等活、黑绳、众合、叫唤、大叫唤(大叫)、炎热、大焦热(极热)、阿鼻等八大地狱。第二类八寒地狱,即頞部陀、尼剌部陀、頞哳咜(又作阿吒)、臛臛婆(又作阿波波)、虎虎婆、嗢钵罗、钵特摩,摩诃钵特摩等八寒地狱。


  “此外,八大地狱又各有十六个眷属地狱,即副地狱,又称为十六小地狱、十六游增地狱等,合其大小,总共有一三六地狱。而经典中另有记载,属于无间(阿鼻)地狱的小地狱有十八寒地狱、十八黑暗地狱、十八小热地狱、十八刀轮地狱、十八剑轮地狱、十八火车地狱、十八沸屎地狱、十八镬汤地狱、十八灰河地狱、五百亿剑林地狱、五百亿铜柱地狱、五百亿刺林地狱、五百亿铁机地狱、五百亿铁网地狱、十八铁窟地狱、十八铁丸地狱、十八尖石地狱、十八饮铜地狱等十八种之地狱。


  “又无间地狱之所以名为‘无间’,有趣果无间,即招受业果不经他世,而在现世即报;受苦无间,即受不间断;时无间,即在一劫之中,受苦不间断;命无间,即受苦的寿命相续不断;形无间,即众生的身形与地狱的大小等同而无间隙,等五种无间之意。


  “各类地狱都由众生所造的各种不同恶业业因,而招感不同的果报。”


  接着莲华生大士为了策励众生离苦得乐的决心,于是宣说了种种地狱及六道的苦迫。


  “地狱在我们南瞻部洲的地底下,也就是冈底斯山下方,约两万由旬深处。这以铁制成四边各长两万由旬的大地狱,其上面是八大热地狱,它们分别是等活、黑绳和众合、号叫、大号叫、炎热、极热和无间地狱,各自相距四千由旬。


  如果众生堕在八热地狱中的等活地狱受报,他们的双手自然生出锐利尖长的铁爪,狱中烈焰腾空,周遍烧燃。并由于业力瞋心驱使的缘故,见到其他有情即生瞋忿,互相怀着毒害仇敌的意念,于是以利爪互伤至死;如果心意浊乱的时候,甚至以爪裂割自身;有的则被斫刺磨捣,以至血竭肉散而亡。他以为自己已死,但因为业力的缘故,因此闻空中的呼声或冷风一吹,皮肉还生如初,接着立即又活起,重受前苦。他们如是的一日一夜之中万死万生,直到业报已尽才停止。等活地狱中的有情众生寿量极长,在我们南瞻部洲人间的有情众生,五十年为四天王天的一日,而四天王天五百年才算是地狱中受报众生的一日,而他们受苦的时间共为五百年。凡是造作杀生、毁灭正见、诽谤正法等恶业的众生,多会堕在这地狱中。


  “而堕在黑绳地狱中受报的众生,由于业力的缘故,而招感阎魔狱卒前来相逼迫。这些狱卒以炽热的铁绳捆缚牵拽受报众生。接着又有恶风吹热铁绳,笼烙其身,使他皮焦肉彻,骨烧髓沸。狱卒并以火炽的铁锯,或斩或锯他们的身体,将之断截为数等分。但是因为业力的缘故已截断的躯体,立即又复合,重受斩锯的痛苦,如此死死生生苦毒万端。此地狱众生的寿量更长,人间百年为三十三天的一日,三十三天的千年是等于是此地狱众生的一日,他们要受苦一千年。凡是造作杀生、偷盗恶业的众生多堕生至此地狱。


  “在众合地狱中,有时现起极大的铁臼,广大如城,受报的众生身处在其中,狱卒们执持着大热铁杵,将受报的有情众生,舂捣成粉末。而自己往昔所杀害的有情,幻现在角端之处现起火焰炽燃,前来撞击相迫。有时出现大铁石山,众鬼卒将受报的众生驱入两山之间,两山自然合拢,堆压众生身躯,使他们骨肉碎裂糜烂,所以又称为堆压地狱。但因为业力的缘故,他们会立即复生,重受前苦。此地狱中有情众生的寿量更长,在人间二百年为阎魔天众的一日,而阎魔天二千年只合众合地狱的一日,他们共受苦二千年。凡是造下杀生、盗抢、邪淫等恶业的众生多堕生此地狱中。


  “堕生在号叫地狱的有情,有时会自见于没有门户、但十分炽热的铁室之中,饱受煎炙烤烘之苦,求出不得。有时被狱卒掷入滚烫的大镬中沸汤烹煮,骨肉散糜。或是被狱卒以烧红热钳强开其口,灌入烊铜,烧烂五脏。这种种苦报,使受报的有情厉声哀号叫唤,求死不得,所以叫号叫地狱。人间南瞻部洲的众生四百年为兜率天众的一日,而兜率天众四千年,相当于此地狱中有情的一日,他们共要入狱受苦四千年。凡是造作杀生、抢盗、邪淫等恶业之众生多堕生于此狱。


  在大叫唤地狱中,有阎魔狱卒高举着刀杖,驱赶受报的有情进入二层相裹的炽热铁室之中,内外二门皆用镕铁密封,再用杵棒等刑器捣击受报的众生。此地狱受报众生所招感的苦报与叫唤地狱相似,但痛苦更甚,哀号之声更凄厉,所以称为大叫唤地狱。此地狱的寿量共有八千岁,而人间八百年相当于化乐天众的一日,化乐天八千年才为此地狱的一日。凡是犯五戒恶业的众生多堕于此。


  “炎热地狱又称为烧炙、焦热地狱,此狱中有着大如三千世界的铁器,注满烧镕的铜汁,熬煮受报的众生,其上有众狱卒,执持铁钩勾取,再以柄槌猛击狱中众生的头首。有时狱卒令受报众生卧于热铁之上,由首至足用大热铁棒打锤成肉糜,烈火猛焰内外烧炙,痛苦万端,才刚死随即又复生受苦。人间南瞻部洲一千六百年为他化自在天众一日,而此天一万六千年等同此狱的一日,众生入狱受苦一万六千年。凡犯五戒、执邪见的恶性众生多堕于此狱。


  “堕生极热地狱的有情所招感的苦报类似于炎热地狱中的众生,但痛苦更甚于前。他们有的自见于火焰炽烈的铁城中,或是火坑、火山之中。众鬼卒以焰火炽燃的三尖铁叉,刺入他们的足心直至头顶,着于火中烧炙。或是以炽燃铁毡缠裹身外,极苦难当,辗转生死、死生之间,无暂止息。其中有情寿量有半中劫长,无法以南瞻部洲中有情的年月来衡量计算。凡是犯五戒、执邪见及污净戒僧尼的恶性众生多堕于此。


  “无间地狱又称为阿鼻地狱,纵广正等有八千由旬,内有七重铁城,七层铁网。下有十八间隔,周匝七重,都是刀林所成。一一隔间有八万四千条铁蟒大蛇,吐毒吐火;更有五百亿虫,每条虫有八万四千嘴,嘴头火流如雨而下,满阿鼻城中。这些虫下来之时,阿鼻地狱的猛烈火焰炽燃大起,赤光火焰照出八万四千由旬。阿鼻地狱城中的痛苦众事有八万亿千种等无数无量。一切至苦中的至苦都集中在此城中。堕生在此间的有情,身形与此地狱大小等同无有间隙,所受的苦迫熬煎念念无间,是痛苦中的极苦,且纯受苦痛的寿命相续不断,没有暂时稍息。他们受苦寿量共有一中劫,凡是造作五逆重罪的有情众生,多堕于此,报尽之后才能得出。


  “八大地狱中每一大地狱的四方,每方各有煻煨增、尸粪增、锋刃增及烈河增等四小狱,共有十六小地狱。受报众生于此诸地狱中辗转次第受苦,其苦依次转增,所以又称为游增地狱。


  “而八寒地狱依《俱舍论》描述,位于南阎浮洲下方五百由旬,八热地狱之旁;又有一种说法为在等活地狱之北,经二十由旬之处,每狱各相距二百由旬。此狱及其周围都笼罩于雪山寒冰之内,终日为刺骨凛冽的雪风所鼓动,受报有情生于此处,赤身裸形,恒受严冰寒冻之苦。所谓八寒地狱为頞部陀、尼剌部陀、頞哳吒、臛臛婆、虎虎婆、嗢钵罗、钵特摩、摩诃钵特摩等八座。


  “因为业力感召,堕生在頞部陀地狱中受报的众生,因酷寒所逼,周身寒缩,皮肉起疱,所以地狱名为頞部陀,亦即为“疱”之意。


  “堕生在尼剌陀地狱的有情众生,由于寒苦所迫,导致身上之疱冻裂成疮,地狱名为尼剌部陀即为疱裂之意。


  “在頞哳吒地狱中,由于寒苦转增,堕生在此处有情众生,四肢颤抖僵硬,唇已不能动,惟齿牙磕震,仅能以舌发出頞哳吒声,苦痛不堪。


  “臛臛婆地狱中的受报有情则因寒苦又更增极,连舌都冻僵无法动弹,只能发出臛臛之声。


  “虎虎婆地狱中寒苦又增,此间受报众生,身枯形憔,五官流出黄脓,只能断断续续发出虎虎声响。


  “堕生于嗢钵罗地狱中的有情众生,寒苦更倍于前,以至浑身冻成青紫色,皮肉绽开如青莲花。狱名嗢钵罗即青莲花之意。


  “堕入钵特摩地狱的受报有情众生,至极寒苦,导致皮肉大拆,犹如红莲花开一般。钵特摩意即红莲花。


  “摩诃钵特摩,意为大红莲花,感堕此狱的受报众生,因寒冻之苦已极,通身红黑,皮肉冻裂,绽如大红莲花,因而名之。


  “八寒地狱受报有情的寿量,以頞部陀地狱众生而言,如盛满二十斛的麻,每百年取出一麻,直至二十斛的麻一一取尽,其寿量乃尽;其余诸寒地狱的寿量,依此次第辗转递增二十倍。


  “此外,尚有孤独地狱,处所不定,苦亦不定。有时被压于崖壁之中、有的被封于岩石内、或是在火中烧炙、或在沸泉中煮煎、或僵困于冰中,或藏于树中,随着树被斫截时,其四肢百骸亦随之段段割截,受着极大的苦楚。开常为杵、帚、盆、门、柱、炉、绳等所逼榨煎迫。有的每日生死各一次,有的每日生死百次,甚至每日无数次地生生死死,长时受到生死的痛苦。


  “除此之外,还有无间近边地狱,则在于无间地狱的四方,每方各有四个小地狱,共为十六地狱。另外又有铁石山,位于近边地狱的四隅,均为无间地狱附属地狱。


  “近边地狱,位于无间地狱的四方,名有煻煨坑、烂尸潭、锋刃原、剑叶林等四小地狱,东南西北,共有十六座。


  “煻煨坑边狱是无间地狱的众生业障渐消欲尽得以外出之时,望有遮荫之处,欢喜而趋前,但荫处实为火坑,他们遂堕入烈火炽燃的坑中,骨肉皆焦,备受各种痛苦。


  “烂尸潭边狱是从前狱脱离的众生远观有河,欢喜而趋前饮用,但事实并无水,只有人尸、马尸及犬尸等,这些极臭腐坏死尸堆积成为泥潭,就是烂尸潭边狱。他们陷入于其中沉没至顶,有各种虫铁嘴锐利,来啃啮其身,使之受苦无量。


  “锋刃原边狱是众生从前狱得脱,见到有平原青绿可爱,趣至时则实为剑刃的大原,遍地皆生热铁利刺,犹如青草。双足行于其上,踏上立即穿足而过,起时马上痊愈,落足又穿刺如前,如是不断地受苦。


  “剑叶林边狱是脱离了前狱,远见可爱的园林,到时则遇到剑叶。铁树干上,生出许多利剑,犹如树叶,为风吹动,落砍其身,成为一片一片的。又立即复合如前,再受割截之苦。


  “另外还有铁石山,乃是僧尼等犯失律仪、破坏梵行,及欲望邪行等所生的处所。因为业力的缘故,来到此山前,见到山顶上,有以前所喜爱的伴侣,高呼其名,所以趋登其处,立即被铁树所生的铁叶,下刺其身。到达山顶前,并且被鹫鸟等啄食眼目。又见到山下有人高呼,前往之时,树叶又向上洞穿他们的胸背。到山脚时,则被可畏的铁男铁女所擒,纳头口中,嚼食其脑,受苦无量。


  “另外,金刚地狱比无间地狱更痛苦七倍,在裂如摩诃钵特摩大红莲地狱的西南边,越过一百由旬的烧红的铁地上,有永远不变的八大热金刚狱,比八大热地狱还要痛苦七倍,每个热金刚地狱相隔五千由旬。东南边又有八大寒金刚地狱,比八大寒狱更痛苦七倍,每个寒金刚地狱相隔五千由旬。西北边又有近边地狱,众生比以上地狱多七倍,每个相隔三千由旬。东北部则是香巴拉地狱,比其他地狱苦七倍,这是幻化的地狱,冷热二苦同时出现在众生身上。在虚空毁灭之前,金刚地狱是不会毁坏的。这些就是地狱众生的痛苦。


  “而六道中的饿鬼梵音音译为薜荔多、闭戾多,又称为鬼道、鬼趣,或饿鬼道。所谓闭戾多,是指人间最初的死者,亦即开劫初冥路的阎魔王。所以佛教经论多将阎魔王界(或称薜荔多界、饿鬼世界)当作饿鬼的根本住所,其主为阎魔王。在经典中说:‘饿鬼略有二种:一者人中住,二者住于饿鬼世界。’


  “出没于人世间的饿鬼,有的夜行被人撞见,不自觉地伤害人类,他们将会受到密宗师以威神力降伏的痛苦。他们由于太过痛苦,因此将本尊依怙弃在一旁,不能修持佛法,只是专注于人间寻觅衣食,受着痛苦的业报。


  “在饿鬼世界里的饿鬼,大多在地下五百由旬之处,在那里有外障的饿鬼,他们以火焰、火泥、红火为食物,以脓血、污物、铁水为饮料。他们十分的饥渴,偶而见到泉水河池,想要饮水,却立即幻见有手持棍刀杖者监守着水流,使他们无法饮水。事实上在诸水之处并没有监守者,但饿鬼众却看见有武装者监视他们。如果他们强力趋前,水泉会立即化成脓血,使他们不能饮用。另外,群山从来不曾震动,但他们老是觉得群山都在追赶挤压他们。


  “此外有内障饿鬼,他们的脑袋极大,而口腔、咽喉却异常的细小,宛如针眼,腹部广阔宽大,受着找不到饮食的痛苦。就算找到了食物,也会因嘴巴太过细小而放不进去,或勉强进到嘴里却又难以吞咽到肚里,所以永远也无法填饱。


  “中障饿鬼他们难忍饥饿痛苦,因此找到一点大粪和鼻涕,也会被其他饿鬼抢走而吃不到。他们在长久时间内甚至听不到水的名称,何况是饮水了。他们错把阳焰当做河流前去搜寻,成为没有皮肉的干骷髅,在日落西山的时候,满布大地。


  “还有共同障碍的饿鬼,与特别障的饿鬼,他们为了找寻食物,嘴里喷吐着火焰,食物进到肚中立即变成生铁水,腹内燃烧,身上冒出火星。在共同障碍的饿鬼的四周,各种食物高堆垒起,但他们却难以食用而受饥馑,可是又怕食物被别的饿鬼劫夺而去,所以经常提心吊胆地守卫着。


  “另外,尚有希祠饿鬼,他们属于多财饿鬼,拥有财富,半个身子几陷在财宝中,并有全副武装的武士守护着,而猛焰鬘饿鬼,吃喝饮食全部化成火焰,骨头被锉时亦引起火焰,有着炽焰的痛苦。


  “以上是饿鬼道众生的种种苦恼。


  “饿鬼道的受生方式,主要是化生,也有胎生的,他们的身长极大者有一由旬,最小的宛如幼儿,甚至有长仅三寸的。他们最长寿的有八万四千岁,短的话则不定。


  “畜生道的受生方式兼具胎、卵、湿、化四生,虽然遍在其他五道之中,但其原本的生处则在大海之中。后来分移各处,才有在水中、陆上、空中的差别。在种娄上为数甚多。其寿命的长短,有的只有一日一夜,有的如龙王等寿命极长,甚至有的长达一中劫,随类受生并无限定。


  “畜生的痛苦主要为相互残杀、互相吞啖。这些遍布各洲各地的傍生,甚至比春天阳光里的尘土还要多,它们有的自己看不见自己;有的还会因为饥饿,而自己吃食自己的身体。它们有各种种类,从胎生、卵生、化生、湿生等不同的出生方式,大到极大的巨兽、微小的如蝼蚁,乃至多腿的动物与无腿的生物,有翅膀的空行生物,有爪子的动物,还有属于龙族的各种粗细动物。这些生物不论在地上或空中有无数无量,它们都受着互相吞啖,自相残杀的痛苦。而在大海里的畜生也是无量无数不可计数,它们大的吞噬小的,一个生命吃掉另一个生命,到处有生命危脆的苦难。


  “而猎人们更用网罟和其他的猎具捕杀它们,使动物们非死即伤,受杀之后身体残缺,有的只能倾斜着身子走动,有的走着走着就倒毙而亡。分散四处而居的畜生到处漂流十分的痛苦,而依赖人类居止的畜生,也要驮起重物并从事耕种,它们的奶被挤出、毛也被剪光,献出了血肉还要挨打;体力消竭,背脊受伤,仍然要被使唤去驮负重物,受尽痛苦,甚至剥去身皮受诸苦痛;身上有着裂口也要忍耐,被驱赶鞭笞饱受折磨,这些都是畜生道的痛苦。


  “总之地狱、饿鬼、畜生三恶道充满了种种的苦痛折磨,应当一心修持,永远离弃这些苦痛。”莲华生大士以他的现观,悲悯地宣说着三恶道中极苦的众相。


  莲师继续地说道:“另外凡夫常说天、人、阿修罗等三善趣里不像三恶道那般的痛苦,而具有安乐。这实在是错谬的想法,因为依究竟而言,三善道中,依然毫无安乐可言。


  “我们如果施行十善而成证天身,以为永远安乐了,但最后也会有无常的十三种死亡预兆,这时天人将会感受到:光明的天宫殿失色,而没有光明;如意宝树凋萎并倾倒了;天上浴池中的净水干涸而见底;天上的妙花被霜袭打而凋零;天上的宝米谷仓忽然成空;心爱的天马宝骑逝去了;如意宝牛也死掉了;身上的光明减弱,妙香消失,而定力也渐失,不乐本座;花冠自然凋萎陈旧;本来洁净的天衣出现污垢;腋下忽然流汗身体发臭;天仙、玉女违叛远离而去;自知将死,无限痛苦涌上心头。


  “这些预兆出现后,天人出现衰现即将死亡。他们下一辈子要往生到哪里,自己能够用天眼观察。所以他们自知过去所积的福分已全部消尽,罪业即将现前,死后将投生于恶趣之中。往昔的痛苦尚未消失,而后面的痛苦又跟着将来,未来出生何处他们虽然已可预知,但却无能转变。


  “而阿修罗,意为非天,他们虽有天福却受生在非天界。他们由于具有瞋恨、慢心、疑嫉,所以常引发争战,受到无尽的痛苦。


  “阿修罗虽然具有福分,但由于嫉妒心导致十种不善的业因,所以出生为阿修罗。他们看见三十三天的帝释天王具有广大的福分,所以心中就生起嫉妒之心,而带领阿修罗众与帝释天王所率领的三十三天众起了争端。天与阿修罗争战时动生了干戈,当武器之轮转动之时,立即造成无穷尽的危害。当他们的身体受伤或死去之时,甚至依然喊打喊杀,十分可怜。失败而未死的人被焚烧或被水淹,甚至斩首、掏心、挖出内脏等。这些昼夜争战永不停歇,造成无限的痛苦,所以阿修罗界如何能安乐呢?


  “或许,人间相较之下算是最吉祥,适于精进的。因此,当天人们要降生人间时,会相互道贺。


  “但人类无常的痛苦也是无量无数啊。人类初生由父母先行交合,**混着血分,成为受精卵,经由神识中阴投胎,而后肉身日渐长大,脐带脉结也逐渐形成。


  “主脉先成三角形,随后又成为五行脉,以后又成牛眼形。当成为蛋形之时,母亲胃部会感到不适,心病患者会觉得宛如蜂蜜灌进身体,头脑昏沉而身体不自在,不只时常呕吐,而且嗓子会沙哑。


  “九个月后胎身已成形,母亲饥饿时,胎儿感到宛如坠崖而下,斜侧不稳,心生恐惧。当母亲吃饱时,又觉得像是夹在岩缝之间;他们的身体不会活动好像被捆缚一般。当父母在进行房事之时,他们在身上感到热辣辣地焚烧;母亲行走时,又觉得像是被风吹动,忽高忽低,昏眩而且暗黑。母亲睡卧又像是被山压住,而母亲工作之时,又感到身体空荡荡,漂无所依。母亲吃饭时,像是被压在黑暗之中,感到体内的器官都受到损伤。母亲剧烈活动时,又觉得心像是被剜去而身体坠下山崖。母亲没有食物可吃,或吃劣质食品,或是母亲无衣服而受冻时,胎儿就如同受难在地狱一般。


  “过了十个月之后,胎儿身体已经圆满,他们倒转着头朝下,由于产道狭窄各有不同,所以母亲婴儿的性命,有一半也进入阎王殿中。母子二人痛苦不可言喻,母亲的骨节似乎已经脱裂,而小儿擦净之时又好像皮被剥除一般。他们全力挣扎,身心极感疲惫,如同落在杆臼中被捣碎。被人放到垫子上,就好像被抛进刺坑里面,柔软的衣服穿上身时,由于不像母胎那般的舒适,全身有如被挖被刺的痛感。幼儿被母亲抱起来时,就感觉到像雀鸟被鹞鹰叼走一般。剪断脐带时心里像是被扎了刺一样。


  “从此日夜地成长,靠着身下排泄,感到许多的不便;口干唇裂肚子饥饿,四肢麻木身体寒冷,灰尘和微细的众至进入到五官之内,都十分的难受。如果保姆不会抱幼儿,他们感到危险但却不会说话只有痛哭。母亲虽有舐犊的亲情,但也只能给孩子喂奶吃,难使孩儿尽皆如意。


  “此后缓缓地长大成人,待人接物时时受到监视,急躁口干身心也极劳累,没有一天不必警惕忧虑。敌人多而亲人少,心口疼痛时常失眠。母亲时常担心孩子会出事,又怕亲友间不能和睦,离家住在远处时也三天两头挂念着。生病时更加着急,而后忧心忡忡地死了,更使活的人悲痛万分哭倒在地。


  “孤儿寡母默默地受着苦痛,缺衣少食债务缠身,前人之苦后人却来承受。痛苦的罗网解脱不开,亲属们相互来折磨,早争晚斗的谩骂声音不绝于耳。自己穷困别人却有财富,自己的财产被人侵占,困乏潦倒两手空空,没有钱财食品而妄生烦恼。贫穷拮据时怕吃苦,腿瘸耳聋眼睛瞎了,喑哑蠢笨身体衰弱。找不到东西吃食只有挨饿,看人脸色乞求援助,穿着破烂衣服吃着劣食,既无食品又无衣服,全部食物吃尽了,只有饥苦,但是,富裕起来时又怕其他人侵夺。


  “有些人像牲口一样,被人买卖,有些人去农牧区收租耕牧也是痛苦,有些人身为匪盗为财拼命,有些人受着大王压迫的痛苦,有些人多嘴多舌而吃苦,男人们受着妻妾的痛苦,有的人被不治之症折磨而痛苦,有的人患上麻疯病受着离群索居的苦,有的人贫穷艰难走遍全国吃尽苦头,有的人让妖魔鬼怪坑害受苦。


  “大王们受着担心丧失民众主位的痛苦,有的僧人学者害怕别人强于自己而痛苦。小寺院的师父被事务搅扰而痛苦,有的佛教徒或苯教徒由于担心收入减少而苦恼,有的人脱不开被怨敌诅咒的痛苦。有的僧尼受着担心私生子之苦,有的娼妓害怕接不到嫖客而痛苦,有的姑娘由于嫁不出去而痛苦,有的男人因为难以娶妻而苦恼。有的大人物怕遭受贬抑而痛苦,小人物也为着功成名就而痛苦,没有儿子盼望儿子而受苦,有的男女怕被人嫉妒。虽有儿子却担心不能成才而痛苦。有的地方苦于没有法律,有的地方有法律但是因为怕违法而苦。有的人又怕全国发生战乱与饥荒,怕大雨、水涝、干旱、人畜疾病,怕火灾、水灾、野兽、毒蛇,怕发生变故、发生暴乱。


  “年老的人也受苦,当岁数一大时,体质就逐渐变坏,身上美丽的光彩也逐渐消失,挺拔的身躯慢慢地垂弯下去,四肢佝屈,而脉搏也起变化,体力渐衰,心头壮志也弱了。福分殆尽,令人不喜,青春容颜消失,也被厌恶,无力抵抗暴行,到处被人蔑视,眼睛昏花视力也大不如前,精华消散,听力变得十分微弱,脸上血色消褪,而毫无光彩,身上凹凸不平,脉搏愈来愈微弱,齐平的牙齿也一一脱落。舌头嘴唇不听使唤,须发渐白,脸上也长了毛,嘴脸变黑,面部起了皱纹,胸脯上出现了阶梯般的皱纹,脖子上出现粗粗的筋脉,手脚不灵便,脸上生了许多斑痣。看到自己全身上下弯弯曲曲的,身心老化不再年轻貌美,自己都感觉到羞耻。


  “时常坐立不安稳,失眠且又呻吟,白日昏沉心不轻灵,对于冷热难以承受。想要端坐安稳,但是关节却又疼痛;常尿频尿急,甚至尿湿在垫子上。老态龙钟是谁都不喜欢的,年轻人也不愿给予好脸色。衣服脱下之后,甚至无力再穿上,有时虚弱得连下身都不能自己遮掩,年轻人看见了,尽当做笑话。


  “多年积攒的财物,都给儿媳掌管,喊饿说渴也没有人理睬,反而骂他:‘老不死’、‘坏老头’。虽然口里声称:‘我想死去!’但是心里却对后人放不下心。心疼老人的人说:‘这样活着,没有意义!’而老人也感到伤心想要自杀。不顺眼的事想告诉别人,却无人愿听,于是悲伤难耐地哭天喊地、抹泪伤心。也无力打水烧火,只得忍受饥寒,吃穿都要靠人伺候,实在困难。当受不了老年的痛苦时,多么盼望早早了却这残生,老的痛苦就是如此啊!


  “疾病来自身体地、水、火、风四大不能平衡,并由风、胆、涎分的失调而导致疾病。而有些疾病则是由无明、饿鬼所引起。痘疮、流行病、肠胃病、喉蛾、疔毒以及武器所致的伤害等四百四病,这些疾病多到无法数完。


  “身患重病的可怜人,染上病痛十分难以忍受,他们牙垢、嘴污、脚秽、手污、眼球凹陷、汗毛直竖,发出很难听的痛苦呻吟。他们的脾气暴躁,时常想发火,青春的脸庞上变成像恶鬼一般。肠子枯瘦地黏在脊骨上,剩下的一点点骨血,被皮肤包住。饮食入口,毫无味道,精气耗尽,记忆奇差无比。身体不能起立,也不能坐好,软垫子感觉比石头还硬,舒适的枕头也比木头难靠,柔软的衣服也觉得比尖刺还扎人。该睡的时候睡不安枕,该起来的时候却想睡下,生活完全颠倒。


  “当人病重的时候也顾不得脸面与羞耻了,所以根根头发都沾满灰尘,蓬头垢面。白天的时候觉得白昼很长,而晚上的时候依然觉得长夜漫漫,没完没了地只盼望天亮。一见到饮食就想要呕吐,一点都吃不下,闻到气味就觉得恶心。用药治疗也不见效,驱鬼念咒也毫无用处。请来佛教徒或苯教徒来念经治病,请来医生、占卜师来家中做客,亲戚朋友围绕着病人坐下,但病痛到底难以分担,一旦患了病,是谁也救不了,苦果只能由自己亲尝,针灸放血的痛苦都得由自己忍受,众生的病痛真是无法想像。


  “死的痛苦又如何呢?当临终的人脉缓气急,病情加重,任何办法都难以救治,医师也哭丧着脸毫无办法。人没有一个不爱自己,但‘自己’却在担心着活着的人,不甘心抛下心爱的东西自己一个人走了。生命不能再延长随时都会死亡,身子扛不起脑袋,两腿也撑不直身子,双手举不动饭碗,碗饭都掉进怀里了。每日盼望着太阳早早地升起来,这时病人从怀中伸出了手,嘴上说着:‘请把我扶起来!’而眼睛却望着空中打转,并频频叫道:‘某某人快点前来,我要向他说一件事情。’


  “虽然自己就要死亡,但却依然留恋世间,还指望一线生机能出现。嘴里还向大家劝说:‘你们不要哭,要坚强起来!我的嘴十分的干,请给我倒水来喝。’而水从嘴里喝进去,却又从鼻孔中流了出来。这时他的眼珠发青,泪水涟涟;因为这是心爱的身体,即将被抛弃的预兆。


  脸上的光彩消失了,口里发出了叹息的声音,牙齿上出现了黑色的污垢,舌苔中间显现出了黑块,知觉迷失,陷入昏厥的壮态。身上恶寒,流着鼻涕,依旧唠叨着:‘把我拉上去!’又说:‘扶我站起来!’再说:‘让我再躺一会!’这些都是身体的地、水、火、风四大气在收融的现象。昏迷是说着:‘把我抬起来!’这是无意识中的胡言乱语。气息哽咽在喉头,上下气管不能通畅,四大种次第收缩融入而脉分散。嘴唇舌头都枯干了,脸上色泽也消失殆尽,感到口鼻喉头十分干燥,鼻翼凹陷,鼻孔泛黑。中阴进到心识的内层,所以陷于昏迷,开始不能认人,别人说话也听不清楚,吸气呼气都万分的困难。


  “最后舌干心烦呼吸断了,大家都说病人已经去世了,众人大喊大叫扑了上去,抱住身体热切地呼唤,但病人再也不能看也不能听到了。中阴神识在心中昏沉过去,肺叶包住了心脏,气息不能再呼出来。这时约三天时间心识在昏迷之中,彼时两腋尚有一丝余热,而全身僵冷宛若土石。


  “伺候的人和仆从们,都在谈论料理后事,商议如何处置尸体,到底用土葬、******、火葬或水葬。总之把尸体处理完毕,大家就认为事情已办妥了。而无论是师徒之间的关系、君民之间的关系以及夫妻之间的关系等,也都幻化无常;当死亡来临时,即使是药师佛亲自来治病,死到临头也没法疗治,强硬的法律也无法救人,派人去追死者也难以复生。不只密宗师挽救不了死亡,死亡也不能用财富来赎回。任何怕死的人都逃避不了死亡,口齿伶俐的人也说不转死亡,也不能让任何人代替自己死去。死时一粒的财富食米也带不走。


  “不只死亡痛苦,活的时候也照样痛苦,有怕遇到敌人的怨憎会苦,怕远离亲人的爱别离苦;有财的人守财的苦,无财的人寻财的求不得苦;女儿出嫁时,为了嫁妆亦苦。总之六道轮回的众生全都离不开生苦、老苦、病苦、死苦、爱别离苦、怨憎会苦、求不得苦,及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身心存有的五蕴盛苦等八苦。”


  莲师开示大众,即使是出生在三善道中,仍有无尽的苦痛,而这些苦痛,正显示出生死轮目的实相,我们必须体悟一心解脱。



内容添加日期:2015-1-1

精进念佛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43211号-1
Copyright © fotuo99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